昨日,由于受到公司蕭條財報預測的影響,GPU大廠英偉達在開盤暴跌18%,最后雖然稍有回調,但收盤的時候,英偉達還是以單日暴跌13%收盤。這與2017年到2018年年中的股價飆升形成了鮮明對比。


該公司的創始人和CEO黃仁勛先生在講述第四季度業績預期的時候,甚至用了不同尋常、異常動蕩、令人失望等詞語,足以看到英偉達在過去的一個季度表現得有多差。而回去過去四個月,這家AI芯片巨頭的市值已經下滑了52%,這個下滑幅度足以稱得上驚悚。

  

英偉達過去一年的股價走勢


但其實不止英偉達,早前公布業績的英特爾、德州儀器、意法、SK海力士和臺積電等半導體公司已經交出了一份相對慘淡的成績單和未來展望,還沒公布業績的三星等廠商也做了一個悲觀的預期。


半導體寒冬正式來臨。


去年多家半導體企業市值大幅縮水


翻看整個半導體市場過去一年的表現,其實英偉達只是整個半導體市場的縮影。


根據國際知名分析機構ICinsights在2018年11月的報告預測,2018年前15家半導體公司的銷售額將比2017年增長18%,比預期的16%高出兩個百分點。其中,三大內存供應商 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則將同比增長25%以上,其中SK海力士更將在前15家公司中創下41%的最高增長率。


2018年的前15大半導體公司預測


但在短短幾個月之后,整個半導體產業的風向都變了。據《21世紀經濟報道》的報道顯示,費城半導體指數(SOX)作為全球半導體景氣主要指標,2018年累計下跌7.81%,臺灣半導體指數2018年累計下跌6.82%,申萬半導體指數2018年累計下跌40.60%。


而細看海外知名的半導體企業,很多也表現慘淡。


過去一年內知名半導體企業的股價走勢(單位:美元)


*說明:“最新收盤價”是截止美國時間1月28,“最高/低股價”是過去一年內的最高/低股價,“漲幅”是以最新收盤價和最高股價為對比的,“最大跌幅”是以過去一年內最低和最高股價為對比的。


根據半導體行業觀察統計(如上圖)顯示,,過去一年內,幾乎所有半導體公司的股價都在下跌,其中英偉達以52%的跌幅,成為半導體這波下跌潮中國的最大受害者。按照英偉達的說法,這主要是游戲相關業務下跌造成的影響。但Benchmark分析師加里·莫布里(Gary Mobley)則表示,英偉達營收不及預期,原因是數字加密貨幣采礦蕭條后更加積極的庫存清理,以及該公司最新的RTX 2K圖靈顯卡銷量不及預期,以及企業數據中心支出減少造成的數據中心芯片銷售疲軟。


而在半導體行業觀察看來,AI市場的潛在“泡沫”現在是英偉達現在股票下滑的重要推手。


英偉達過去五年內的股價走勢


在過去兩年,受益于挖礦和AI芯片(說明:英偉達的GPU是人工智能云端訓練的幾乎唯一選擇)熱潮,英偉達的股票在今年十月以前一路飆升,現在隨著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近乎破滅,還有人工智能的冷靜,英偉達才大跳水。但即使大跌,英偉達相比兩年前,市值還是略有上升的。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與英偉達有相似業務的AMD身上。根據統計,截止到1月28日,AMD的股價較之過去一年的最高價下滑了38.33%。但踏入了新年,他們已經少許收回了失地。


AMD過去五年內的股價走勢


另一家在過去一年暴跌的企業是美光。從以上的圖表可以看到,與去年的最高點股價相比,美光一度下跌超過百分之五十,雖然最近有所回調,但下降幅度也將近40%。作為全球一家提供全球唯一一家提供DRAM 、N AND F lash 、Nor Flash和3 D XPoint等全品類的廠商,美光的營收大部分來自DRAM(約占60%)和NAND Flash(約30%),不過這兩個產品在去年下半年的價格下跌,給美光帶來了致命打擊。雖然美光在去年將目光重新聚焦在汽車類存儲產品,尤其是自動駕駛市場。但因為汽車市場的特殊性,還有自動駕駛的緩慢不前,美光在過去一年內依然沒能挽回其頹勢。


美光過去一年的股價走勢


高通則因為收購NXP失敗,還有本身授權模式受到FTC和蘋果的雙重挑戰,智能手機銷售下滑等多重影響,引致股價一路走低,去年一年的下降幅度也超過30%。關于高通,我們之前已經有太多的介紹,這里就不再贅述。


高盛在昨日的報告中也將高通、博通和美光列入“黑名單”,認為他們將與英偉達一樣,面臨爆雷。這里高盛提到的博通也算是一個去年的一個先跌后升的典型。


在去年七月中,博通已經下跌了25%,但截至現在,他們竟然已經收復失地了,在所有的蘋果供應商中,博通算是一個比較大的另類。按照博通官方的說法,這樣的財務表現與他們過去一年多里降低對蘋果的依賴有莫大的關系。在去年11月收購軟件開發商CA后,博通對蘋果的營收依賴已降低至大約15%至20%。美銀美林分析師阿亞拉認為,逾80%的博通營收現在來自“更穩定、可持續的企業、云服務、網絡以及軟件和存儲業務”,這是他們獲得現在的業績表現的原因。


博通過去一年內的股價走勢


以上榜單無論是ST、德州儀器、NXP、英飛凌,還是ASML、應用材料、泛林和東京電子,在過去的一年里也有兩位數的跌幅,尤其是瑞薩電子,他們在去年更是下跌超過50%,一度下跌超過60%。但其實看瑞薩電子的過去發展,自2009年由NEC電子以及瑞薩科技合并成立以來,股價一直起起伏伏,或許收購IDT,推動IP的對外授權業務,會成為他們的一個新的轉折點,不過這有待觀察,尤其是在大家的自動駕駛方案如此激進的情況下,日本巨頭的表現稍顯保守。


瑞薩電子過去十年的股價表現


在以上廠商中,有兩個廠商值得單獨拿出來說一下的,那就是提供射頻器件的Skyworks和Qorvo。這兩家廠商的經營模式有極高的相似度。在移動時代,依賴于他們自身的產品優勢,他們都在掙得盤滿缽滿,對移動及相關市場的依賴也日益增加,但隨著移動市場的走弱,高通等廠商走向集成化,他們去年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也不能盡如人意,其中對蘋果依賴甚大的Skyworks在去年股價甚至一度下滑到50%以外。對于他們來說,今年的挑戰也依然嚴峻。


Skyworks過去十年的股票走勢


在半導體前十五強,或者說在以上列出的榜單中,只有一家廠商沒有下滑,反而大幅上升的,那就是FPGA巨頭Xilinx。日前Xilinx公布了其2019財年的Q3財報,數據顯示,公司當季的收入為8億美元,同比增長34%,環比增長7%,推動非GAAP營業收入同比增長超過60%,同時前三季度(累計)歸屬于普通股東凈利潤為6.45億美元,營業收入為22.31億美元。公司預計,2019財年最后一個季度,預計銷售額將在8.15億美元至8.35億美元之間,這意味著2019財年收入或達30億美元。按照Xilinx CEO Victor Peng在該公司的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的說法:“5G支出增加開始的速度比我們想象的要快。起步階段的力量相當強大?!?/span>


Xilinx的過去一年的股價走勢


微信自媒體“老石談芯”在其分析賽靈思的文章《從Xilinx財報看FPGA巨頭的業務分布》中談到,Xilinx本季度最大的營收增長來自于通信部門,增長幅度高達41%。而汽車等新興業務也都在持續推進。


但Summit Insight Group分析師陳金凱(Kinggai Chan,音)昨日表示,隨著標準的成熟,Xilinx將面臨來自訂制芯片的競爭。這種芯片較之FPGA,雖然靈活性較低,但速度更快、成本更低,這是成熟成長市場青睞的方向所在。而Xilinx正在攻堅的射頻和數字處理器市場,也是ADI和德州儀器等強中手所盤踞的,對于這個“新”進入者來說,挑戰嚴峻。


業績表現不好,半導體需求前景也不妙


這些企業的市值大幅下滑,一方面可能是還早兩年暴漲的債,尤其是英偉達,借著AI熱點,股價的躥升速度實在讓人瞠目結舌,但歸根到底是與終端需求密不可分的。


根據賽諾的數據預測,2019年,智能手機市場將下滑3%,PC市場將下滑1%,多媒體平板市場更是下滑9%,他們唯一看好的是服務器市場,這在2019年將上漲4%。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團隊在去年12月也發布報告稱,2019年全球半導體行業周期性低谷尚未見底,對北美和亞太市場均持保留態度,將預期增長從-1%下調至-5%,這與2017及2018年兩位數的年度增長率22%與14%形成鮮明反差。在他們看來,由于汽車和工業行業的垂直需求放緩以及整個供應鏈的庫存調整是影響需求端的一個主要原因。 此外,智能手機方面的增長疲軟,特別是來自蘋果公司和中國廠商的需求減少,更是對半導體需求端的進一步施壓。


而從那些半導體公司的財報表現和預測來看,未來的環境也相當嚴峻。


首先看半導體巨頭三星的預測, 1月8日,三星電子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的初步業績,財報顯示,三星電子第四季度的銷售額為59萬億韓元,同比下滑11%,低于市場預期的63.58萬億韓元;營業利潤為10.8萬億韓元,同比下降29%,低于市場預期13.83萬億韓元。其中DRAM的下滑對其造成嚴重的影響。


再看英特爾,2018年,Intel總收入70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800億元),年增13%;凈利潤21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430億元)。但英特爾臨時CEO Bob Swan 表示,與幾個月前相比,我們對前景的展望更加謹慎。他指出,由于宏觀和地緣政治環境因素將阻礙,英特爾在中國的銷售已經放緩,公司未來一年的總收入增長約1%至715億美元,比2018年近13%的增長更為保守。


早兩年依賴存儲一飛沖天的SK海力士的表現則更差。


公司表示,由于數據中心和高性能移動設備的需求之前推動了全球內存市場,2018財年公司的合并銷售總額為44.45萬億韓元,運營利潤達到20.84萬億韓元。全年凈收入15.54萬億韓元。但海力士營銷副總裁金石(Kim Seok)表示:“由于全球貿易變數、服務器企業的庫存調整以及內存制造商的庫存處理等問題變得復雜,內存需求下降的幅度可能比預期更大?!蔽?,海力士計劃將其設備方面的投資削減40%。


作為最大的晶圓代工廠,臺積電也給出了一個相對弱的預期。根據財報,臺積電2018年的營收首次超過新臺幣1萬億元。比上年增長5.5%。但臺積電也同時指出,公司預估2019年的首季營收73-74億美元,季減21.27~22.34%,首季毛利率43~45%,營益率31~33%;以臺積電的營收預估值來看,較外資原先預估的季減15~20%略高。按照臺積電財務長何麗梅的說法,Q1業績的預警主要是由整體經濟衰退、移動裝置產品進入淡季的季節性因素、以及半導體供應鏈庫存水位偏高等不利影響。


展望今年資本支出,何麗梅表示,預期今年金額將達100-110億美元,低于去年底預估的100-120億美元區間,調降主因是反映對景氣看法轉保守,因此延后部分5納米前期制程投資。


同樣看衰半導體市況的還有德州儀器,德州儀器公司的財報顯示,2018年四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7.17億美金,同比下降1%,整個2018年,他們創造了157.84億美金,同比上升5.5%。但公司認為,現在的半導體下行周期造成了市場的疲軟,加上中美貿易局勢的緊張,這很可能加長此次周期,預計市場在一段時間內較難恢復快速增長。他們在接受現場分析師提問的時候甚至談到,過去增長迅速的工業和汽車市場也出現了回落,很難重現過去幾年的增長態勢。同時,他們也強調了從中美貿易戰看到了的市場需求疲軟現象的產生。


其他如設備廠ASML、泛林和應用材料,都對半導體產業的2019表現了擔憂。在5G、AI、物聯網和自動駕駛等市場還沒爆發,中美貿易摩擦頻生的時代,這些半導體廠商的2019不好過,未來也不得而知。


  來源:網絡整理,如涉及版權,請聯系刪除。